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学神,组cp吗> 第106章 你懂什么是cp乱炖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6章 你懂什么是cp乱炖(1 / 2)

封蔚蔚意味深长地起哄,

“温柔,秦神,别只看第一页,你们直接看最后一页。”

秦竞可疑地迟钝了片刻,才往下翻。

最后一篇文有名字。

倾尽温柔。

从孤独中盛开的校花,千夫所指,争议不断。

最后却赢得全校心疼,所有人都护着她。

而万众瞩目的大神,在弹幕狂刷老公的时候,面色平静地说了一句,

我有未婚妻。

举世倾慕的年轻科学家一句话,令全网震动。

明明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说明,可是他就是说了。

像是一开始,他就替争议不断的她在论坛发声。

其实所有人都该知道,像他这样从不踏入凡间,被捧得至高无上的大神,一旦踏入凡尘,就意味着有一个人打破了他的界限。

也打破了无限理性,走近他有限得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怀抱里,

倾尽温柔,

就是秦竞温柔。

是他给她的无人企及的温柔。

温柔不自觉看得眼睛有些红了。

在座的人来之前早就看过这些,此刻见到温柔眼圈红了,也忍不住心里激动。

cp粉们被女友粉狙,被妈妈粉狙,却始终相信他们的cp是真的。

就是因为他给了她难以想象的温柔。

乐团替她解围,论坛争议替她发声。

在他受到如此多关注的时候,敢于坦然说一句,他有未婚妻。

一个男人,从一开始就能护着一个女孩子至此,如果说他一点私心都没有。

怎么能让人相信?

他这样冷淡的一个人,也能化钢铁为绕指柔。

只是说明着,他深爱着某一个人。

无论她千夫所指或光芒万丈。

她都是他的温柔。

温柔眼中有泪光闪烁,秦竞揽住她。

众人心里的情绪也涌动着,却怕场面太伤感,连忙开玩笑道,

“秦神,结婚的时候可要把我们都请过去啊,我们可都是你们的见证人!”

“女鹅嫁人,丈母娘怎么能不去呢!”

温柔破涕为笑。

秦竞轻笑,

“好,结婚的时候,各位一定都在。”

声音不高不低,却可以传到每一个人耳边。

秦竞在她和他所有的至交好友面前许下承诺,温柔的眼泪又忍不住涌出来。

秦竞揽住她,给她擦眼泪。

温柔抬起头来,认真地对在座饱含祝福的所有人道,

“谢谢。”

丁费思把她按住,

”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丁费思像是变魔术一样,从袖子里掏出一把竹片子。

祝野诧异,

她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丁费思随便找了个酒杯,就把竹片子放进去,

“来啦来啦,丁半仙独家算命,送子尤其灵啊。”

“温柔,你别让我失望哦。”

温柔笑了,接过丁费思手里全当签筒的酒杯,摇了几下,签子错落有致撞击杯底的声音格外好听。

众人都盯着温柔手里的签筒,终于看见一根竹片摇落在地。

温柔想弯下腰去捡,丁费思先她一步,把签子捡起来。

故弄玄虚地先皱起了眉头。

让众人的心也一提,

“怎么样啊?”

“抽的什么,好不好?”

丁费思啧了一声。

众人都提心吊胆,温柔也有些紧张。

丁费思悠悠道,

“碧桃影里誓三生,相携无惊鸟。”

众人赶紧追问,

“什么意思?”

丁费思露出狡黠的笑容,

“意思是桃花树下发誓相随的时候,连惊鸟都不会有一只。就是说,两个人受花神东君点拨,有一段命定的缘分,两个人之间心意相通,不会有任何人有机会横插进其中。”

“因为是命定的缘分,花神保佑,就连能引发误会和惊扰的机会都很难有,生怕二人以为对方发誓要相伴一生一世时不忠心,所以花神连飞鸟都不会放进去一只。”

众人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惊鸟是指惊扰和误会。

说得对啊,这个说法,不就和人发誓的时候,不诚心会有天打雷劈的说法类似吗?

不忠心的结发承诺,也会有惊鸟来干扰警告。

而两个人是命定的缘分,自然受花神和东君庇佑,所以花神和东君在他们发誓的时候,连鸟都不会放进来一只的。

不知怎么的,众人居然觉得这个比喻有些好笑。

而且这个答案不能说好,简直是太好了!

众人纷纷起哄。

而温柔听完之后颇是惊讶,

受花神东君点拨,有命定的缘分这句话,在剧组的那位半仙也说过。

而且几乎是一模一样地复制着说出来。

她回头看向秦竞,秦竞本来在被师兄们劝酒,但是看向她的时候,眼神又变得无比柔软。

温柔的心忽然就像上了一层盔甲,因为他,能够坚定又果敢地砥砺所有中伤和风霜。

他说要当她的依靠,此刻,她真切地感受到,他会是她的依靠。

丁费思被众人团团围住,顾缘声抢先抽了一签。

丁费思拍了拍她的肩膀,颇是认同道,

“大女主命格啊!”

“最近是不是感觉春风得意,桃花还很多。”

顾缘声想起最近被学弟狂追,打游戏打到全区第一,一等国家奖学金,还有最喜欢的老师告诉她一定保研的事情。

顾缘声肯定地点点头。

丁费思羡慕地掏出了手机,

“大女主,加个微信。”

“以后我混得不好就去找你。”

顾缘声果断扫了。

两个人一副惺惺相惜的样子。

而沈思凡听见丁费思说的那句桃花很多,猛地一口酒灌下去,盯着顾缘声。

她在笑,可是他的心里却在翻涌。

朱雯不好意思地请丁费思帮她算算,丁费思捏过她抽出来的签子,掐指一算,

“我看你家会有三头猪啊。”

朱雯惊讶道,

“啊?”

丁费思肯定道,

“三豨立堂,喜气洋洋。”

“就是家里猪很多的意思。”

豨是猪,猪在古代是祭品,三豨立堂,一般是祭祀或者典礼。

而喜气洋洋的典礼,就是婚礼。

属实是一只好签。

能成婚的好签。

但丁费思刚刚听见了朱巩和朱雯的名字,却因时制宜,故意说有三只猪。

朱雯还是不解,郑慧言给她开解道,

“傻呀!公公姓朱,你也姓朱!再生一个不就是三只猪了吗!”

众人意味深长地“哦”。

朱雯面色通红。

朱巩厚着脸皮,

“现在开放三胎了,你怎么知道不是生了三只猪崽子!”

他说着,还把脸通红的朱雯按进怀里,挡着她羞赫的面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