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都市言情>东京起舞>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夏之福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夏之福冈(1 / 2)

新干线上,希望号车厢内平静似水,窗户外的景色在飞快倒退。

为了尽快实现望月秀知那倔强的夺冠执念,重新将计划部署引领上正轨,藤原十五夜拉上强援难波丸美,还有弘道商高柔道部的一干陪衬浩浩荡荡地就坐上了前往九州福冈的新干线希望号。

一说起夏天的福冈,首当其冲想到的就会是超有名的高中生剑道比赛「玉龙旗」。

取自‘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但与「玉龙旗」同时同地举行,同为曰本三大旗赛事之一的还有柔道比赛「金鹫旗」,这便是藤原十五夜一行人目标所在。

由当地的报社‘西日本新闻社’与九州地区的柔道协会主办。

相比于其他全国性质的赛事需要先在地区进行预选赛,优胜者参加全国比赛的赛制不同,「金鹫旗」、「玉龙旗」并没有预选赛,只要报名即可参赛。

没有个人战,只设‘立切制’团体赛,分男子组与女子组,每年都有数百所学校参赛,甚至还有海外高中报名。

区别于ih大赛赢了还是要下场换人的回合制,金鹫旗采用的‘立切制’是可以一命通关的比赛模式,只要你够强,一人打穿对面五人队伍也是允许的。

“所以,就麻烦难波同学你担任先锋了。”藤原十五夜一手端着文件夹,一手拿着笔记录着出阵顺序。

“好、好的。”难波丸美瞄了一眼前座的望月秀知,讷讷地点了点头。

原本暑假的她刚准备出去打工,藤原十五夜就找上门来,说明情况,一听是望月秀知想要一个柔道比赛的冠军,联想到之前秀知ih大会的惨烈惜败,难波丸美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

她的身边还坐着不良三人组的另外两位死党闺蜜——山本学姐与田中杏里,隔着条过道坐着的是藤原十五夜与凑数的早坂香。

——以上便是此次金鹫旗弘道商高女子组的参赛成员。

见难波丸美心不在焉,田中杏里提醒道:“丸美酱,我们都只是来凑数的而已,你绝对不能指望我们的哦!”

对此藤原十五夜也没有反驳,很有自知之明地点了点头。

身边的早坂香和自己一样,柔道不能,山本跟田中杏里就更不必说了。

但是按照自己目前对于难波丸美的认知,还有高中女子柔道的现状,难波丸美以一打九根本不在话下。

“至于你们男生,”田中杏里敲了敲前座竖着耳朵正在偷听的望月秀知,“想好怎么填出场顺序了吗?”。

望月秀知被发现了也不尴尬,干咳两声回话:“还在商议之中。”

坐在女生们前面一排的正是弘道商高柔道部男子组的成员。

津尾裕介反趴在座椅上跟后座的山本学姐有说有笑,居高临下的体态不时将目光瞥向山本学姐那若隐若现的胸脯领口。

身旁是被田中杏里抓来顶替去了乡下过暑假的大柴学长名额的谷川凉,他一边翻看着目的地福冈的介绍手册,一边用手熟练地掐捏着自家竹马的腰间细肉,提醒他注意自持。

望月秀知与部长东喜多阳隔着通道交谈,一边靠窗的宇佐美莲太郎静若处子,安安静静地听着两人交谈。

望月秀知之前根本不知道柔道还有金鹫旗这种赛事。

对于曰本高中社团赛事,他也就只了解到了春季选手权,夏季ih大会,春夏甲子园这三种。

玉龙旗还是因为近年剑道蹿红才听说过的,至于同期举行的金鹫旗听都没听过,但对于高中柔道社团而言,这是与春季武道馆、夏季全国大赛并称高校三大荣耀的盛大赛事。

所以当藤原十五夜告知望月秀知暑期福冈有这种性质的柔道比赛,并且国士馆百分百会参加的情况以后,他立刻表示自己完全可以参赛,无需女子组代劳。

但藤原十五夜还是以‘你连难波同学都打不赢’这样的理由拒绝了他,迅速拉起了一支一神带四坑的女生队伍。

在征询了柔道部其他人的意见后,也帮着给男生队伍也报了名。

如若不是藤原十五夜有门路,这么晚的时间他们连金鹫旗都报不上名。

也是因为时间紧,优子本身还有暑假观察作业,老叶有同好会,浅野宁宁也有商业棋赛要对弈,通通来不了。

在拜托新王寺家和老叶帮忙照看优子之后,望月秀知火急火燎地就跟随弘道商高大队伍出发了。

如果还是以前的他,暑假肯定只会躲在有空调房和wifi的凉爽房间内,绝不可能奔波近千里参加一个体育比赛。

“望月君,你的伤?”东喜多阳询问道。

“部长放心,基本没什么大碍了,八九分实力无虞!”望月秀知抬起肩膀抡了抡手臂,作势比了一下二头肌,“甚至比以前还要更强!”

东喜多阳只当他是安慰自己,“那我们这次比赛就由你来担任大将,其他人先帮你消耗对手体力...”

“怎么可以,怎么说都得部长你当大将,我上次当大将就输了,还是当先锋熟悉一点。”望月秀知打断东喜多阳的谈话。

但东喜多阳执拗地摇了摇头,“这次赛制不一样,大将位置需要实力最强的你来当担,而且我们其他人也不弱,还有你的手......反正你听我的不会错。”

一旁的藤原十五夜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金鹫旗也称为「地狱般的金鹫旗」,近五百所高校要在两天之内决出冠军,一天连续四五场比赛,超高强度的赛程没有一副好体力可撑不下去。

望月秀知张了张口,也没想出什么理由反驳。

至此,男生队伍以宇佐美莲太郎做先锋,谷川凉凑数,津尾裕介中坚,东喜多阳副将,望月秀知大将的阵容出征金鹫旗。

......

五个小时车程,希望号到达最终站。

“这就是博多了吗?”望月秀知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东京以外的曰本。

福冈县位于九州北部,三面环海,北临曰本海,东滨濑户内海,西接有明海。

是曰本距离东亚邻国最近的县,本身离东京有一千一百公里,但与南韩釜山之间的直线距离却仅有两百公里,与大洋彼岸的上沪也只有大约八百五十公里距离。

古时曰本遣唐使便多是由福冈出发渡海,返国时也多是从此登陆。

作为县厅所在地的福冈市自古便与东亚各国有着密切频繁的文化交流与商业贸易,禅宗,茶叶皆发源于福冈市,就连现代女学生的水手服也发源于此。

夏天的白昼格外的长,临近六点,天空仍是白得发亮。

站台人来人往,行人车马络绎不绝。

“时间已经不早了,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藤原十五夜制止了望月秀知无意义的张望,“明天可就要开始比赛了。”

弘道商高的行程非常紧,落地后第二天就将开始男子组的比赛,接着是女子组,金鹫旗结束之后才是玉龙旗的开幕。

早坂香联系上藤原家福冈分部派来的车,一伙人风风火火赶往下榻处。

“现在赛事临近,酒店肯定一早被订光了,我们找个距离比赛场馆近一点的小旅店住下就可以了,大通铺,费用低也路程也短。”东喜多阳提议道。

弘道商高不比那种有钱的私立学院,像金鹫旗这种学生自行组队报名的赛事,学校方面不会给任何补贴。

“你们只要安心比赛就可以了,其他的一切事务不用费心。”藤原十五夜答道。

早坂香轻车熟路地指挥着司机将车停到了一幢富丽堂皇的酒店门口,马路对面就是此次金鹫旗的举办地——福冈国际中心。

酒店侍应生引领着众人下车。

“这幢酒店是藤原家的产业,已经提前清空,除了我们,没有其他客人了。”藤原十五夜说道,“喜欢单人间或是双人床都可以自由选择,五人间的套房也有。”

但她并没有下车,对着众人说明道:“我在福冈还有点私事要办,你们如果有任何需要找早坂就可以了。”

早坂香乖巧地点了点头。

“还有,”藤原十五夜补充道:“鉴于明天就要开始男子组比赛,你们男生在比赛结束前统统不许离开酒店范围,免得出现什么变故意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